食衣住行都能手动做出来,让年轻人通过电影走近传统文化

作者:独家策划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06 13:52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道具师都是手工小能手,食衣住行都能手动做出来——

“做完道具,要让演员穿上戏服,拿着道具,看他觉得哪个地方可能不舒服,我们再根据他的意见调整。拍摄《寻龙诀》时,原本舒淇身上背的包设计的是单肩背,但因为女孩有胸,后面又要背金刚伞什么的,单肩背她觉得不舒服,所以我们就改成双肩背。再比如制作一把枪,故事设定这把枪被用了两三年,道具就需要二次加工。像枪的背带可能要拿枪演员衣服的布料来嫁接,枪杆子上也会绑一些他身上的物件。”——《寻龙诀》道具师王水利

图片 1

影片讲述了民国时期,川剧道具师陆墨山因在剧组替副导演背黑锅而入狱,出狱后乔装改扮,化名“孟上海”来到女儿的学校当道具师,原本只想默默的守护女儿,不曾想,女儿被学校里的其他几名学生联手害死,并且诬陷是陆墨山做的,再次出狱的陆墨山,恢复了“陆墨山”这个身份再次来到女儿曾经的学校,用做戏先做人理念倡导新青年回归正确价值观,重回社会正能量。

场景

图片 2剧中名称:朱颜果;实物猜测:车厘子

1905电影网专稿没有道具,场景就失去了细节;没有灯光,摄影就失去了灵魂;没有声音,演员也就失去了更为耀人的风采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在湖南卫视热播的古装奇幻偶像剧《择天记》即将收官。这部由鹿晗、古力娜扎、吴倩等一众鲜肉小花出演的电视剧,这几天因鹿晗献出荧屏初吻再引热议。但对于这部戏的争议也不少,尤其是剧中的各种道具被观众质疑。例如用多肉植物充当仙草,巨大如玻璃球的“龙血”让粉丝直呼:“难道要噎死陈长生吗?”

在电影创作幕后,有这样一群默默无闻的基层工作者,他们把所有精力专注在一项电影技艺之上:道具、灯光、录音、拟音..也许不足挂齿,也许微不足道,但他们是一部电影里寸辖制轮的一环,缺少任何一个,电影都会伤筋动骨。

影片最大的亮点是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川剧注入电影中,既有着影片《霸王别姬》里人物爱戏,唱戏,人情戏理,守戏的展现,同时又把戏曲舞台上的“道具切末”提炼出来,让观众了解戏曲道具制作过程中的讲究,学会看戏的门道,这对普及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。

这个“诊所”场景正是香港资深道具制作人——张伟全用自己的办公室改造的,供电影业界拍摄之用。

图片 5剧中名称:仙丹;实物猜测:鱼丸

他们是点石成金的隐身功臣,制作的一款道具、打出的一抹灯光,抑或播放的一段声响,都可能为影片增添意想不到的惊喜与光芒。

图片 6

图片 7

对此,新京报记者专访了《择天记》的道具师孙明珍,以及曾参与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、《人在囧途之泰囧》等电影作品道具制作的道具师王水利。孙明珍表示,这些问题每一部戏里都会出现,“因为戏就是戏,是生活的写照。”王水利却认为,道具制作一般不会直接用实物作为道具,“每个道具都需要再加工,因为道具也是在讲故事,但目前很多道具师纯粹是在做物品的搬运工和采购员。”

他们是幕后的工匠,秉持着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的精神态度,为铸就经典力作锲而不舍,精益求精,力图让电影的每一处细节都焕发艺术的美感与光彩。

电影《道具师》是由梓阳传媒出品人石军担任总制片人,杜子曰导演,演员鲍振江、柯言、张琳悦、胡俊铭、王艺霖等主演的电影,由北京梓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制作,北京拉近影业有限公司,宁波梓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陕西新动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品。该片预计于2019与大家见面。

里面有病房、会诊室、医用呼吸仪器…所有道具看起来与真正的医疗设施没有任何差别。

图片 8剧中名称:回声草;实物猜测:猪笼草

这次,我们接连采访了道具师石茂林、灯光师陈亚光、录音师延军以及拟音师薛媛,鲜少露面的他们走到幕前,面对镜头,谦和地讲述起他们的电影往事,有喜悦,有艰辛,有对历史的回忆,更有对未来的无限希望。

道具

制作道具观点不一

拉开帷幕,束起高光,一同照亮这群平凡而伟大的幕后工匠。

啤酒瓶

孙明珍:(《择天记》、《大唐荣耀》道具师)

道具师石茂林 灯光师陈亚光

图片 9

道具越逼真越好

一个旧盆,一盏小灯泡他们为《老井》锦上添花

香港特色的警匪片或动作电影中,经常会用啤酒瓶作为武器,这种特制的“糖胶玻璃瓶”制作起来费时费力。

“玄幻剧的道具是根据美术老师设计的图纸来制作的。目前影视市场戏多,注重细节的观众也多,所以道具还是拍得越逼真越好。其实一般既保证真实又能让演员吃的丹药之类的,看得多了也就是巧克力豆或其他能食用的食物。应用实物道具的问题在每一部戏里都会出现,因为戏原本就是生活的写照。剧本里提到的道具,是人想象出来的东西。有的道具让观众看来不过是市面上都有的东西,但也是美术老师和导演花费了不少心思去精心设定的。”

道具师石茂林和灯光师陈亚光在上世纪70年代先后进入西安电影制片厂。

刀、枪

王水利(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道具师)

这个曾经代表中国电影最高成就的殿堂,制作过《黄土地》《老井》《霸王别姬》《红高粱》《黑炮事件》等一大批国产经典影片,这里也是第五代的摇篮,陈凯歌、张艺谋、黄建新等导演都从这里起步,从此享誉影坛。

图片 10

拿现成植物肯定不对

陈凯歌拍摄《黄土地》片场照

图片 11

王水利对于《择天记》的道具设计很不理解,“剧中涉及到了人参,那哪是人参啊?在中国人的思想中人参也不是这样的。目前业内很多人都把‘用道具讲故事’的属性丢掉了,而是纯粹在做物品的搬运工和采购员。做道具,不光要找实物,还需要做设计和改动,如何做到超越生活,用道具和场景去讲故事是最重要的。玄幻剧应该对道具和场景的要求更高,因为道具师需要发挥想象力令仙界与人间不同。但你就拿了一个现成的植物,这肯定是不对的。哪怕我去深山老林里找一个野生的、大家都没怎么见过的植物,再在这个基础上去修制都可以。”

张艺谋拍摄《红高粱》片场照

为了防止演员在翻滚、跳跃时误伤,所有道具手枪、刀具都是用软性海绵制作的。

揭秘道具行业

石茂林和陈亚光也是在西影厂的培育下一步步成长起来,他们也在幕后助推着西影厂走向辉煌,缔造成就。

1

两人都参与了吴天明导演在1986年拍摄的电影《老井》,这段剧组经历是他们无法抹灭的美好记忆。

图片 12

入行门槛低 月薪可达6万

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体验生活,坐在西影厂里,石茂林和我们诉说最多的就是体验生活这四个字。

电影《人间小团圆》里的那台会发光的士。

道具做得不好,是目前整个道具圈的弊病。王水利表示,目前道具师是门槛很低的行业,不专业的人太多,优秀的道具师却非常难找,“好多人对道具的看法还是以前的观点,就是搬运工和采购员,但其实他们并不了解,一个道具师要会针对故事来做道具,每个道具也是讲剧本和画面的。”

吴天明拍摄《老井》工作照

图片 13

据王水利透露,他团队里的道具工每天的工作时间原本是10个小时,但因为很多人不专业,所以整个团队经常要加班加点。“我成为道具师学习了三年,但现在很多人却不好好学习就想当师傅了。”

《老井》开拍前,吴天明带领台前幕后的所有工作人员下乡,石茂林在一个多月的农村生活中,了解当地风土人情,收集各种资料和民间道具。

它看起来是纸扎的,但事实是真车改造而来,道具师们把原车的外壳拆除,然后用铁枝重新编织了新的外壳,再把灯管放到里面,于是整台车就像灯笼一样,可以发光了。

谈及道具师质量良莠不齐的原因,某位不愿具名的道具师透露,这其实与道具师干的是“蓝领”的活,但收入却堪比白领不无关系。成熟的道具师月薪可达6万元,即便目前很多剧组为了省钱,选择资历尚浅的道具师,月薪也能达到2.5万元左右。

我当时采用编号的方式登记村子里的东西,至于给哪个场景用,我也都预先有自己的设想,石茂林在体验生活时所做的道具准备工作,最后果真在电影拍摄时派上了大用场。

演员

2

张艺谋在《老井》中倒尿盆

图片 14

制作经费少 钱还花不到刀刃上

他告诉我们:有一场张艺谋倒尿盆的戏,尿盆又脏又臭,就用了一个新的。但石茂林跟吴天明导演说不行,这样完全没有真实的感觉,所以就在先前登记的农民家里拿了一个尿锈很重的尿盆。

连电影里怪物都是道具师做出来的。彭浩翔导演的电影《春娇救志明》中怪兽身上的毛,是用蓑衣一件一件地缝上去的。

目前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,投资经常高达数亿元。但道具经费不足却仍旧让很多道具师头痛。目前很多剧的道具粗制滥造,也是因为剧组不肯在道具上花钱,“很多钱都给了演员。”

他说,道具就要有真实感和质感,这是体验生活带给他的心得体会,如果没有下乡体验,了解当地的情况,拍摄时要用什么道具,要放到什么情景里,真的会比较迷茫。

图片 15

在王水利看来,道具制作经费应该根据场景来定。例如《寻龙诀》、《八百壮士》等作品需要靠道具和场景展现,这方面花的钱理应比较多。但有的现代戏只是改造现有场景,或古装剧只是翻新道具库的现有道具,制作经费就不会投入太多,“像《八百壮士》道具费大概有3000万;但《泰囧》就花得很少,因为展现的都是泰国本地有的,所以我们就花了几十万。”

石茂林1971年进入西影厂,先干了一年多的锅炉工,1973年才正式做起道具师。他参与了不少年代戏,包括电影《神鞭》《东陵大盗》、电视剧《秦始皇》《东周列国》等。

不得不感叹道具师都是很神奇的存在啊!

王水利认为,制作费一定要花在画面里。“有关人物身上、手里拿的所有东西,都是最重要的道具。而很多道具师因为不理解场景的要求,把钱浪费在了画面之外。”

《东周列国》中的道具

​​​

3

为了制作好《东周列国》里的道具,他先把《周礼》看了两遍,再花八个月的时间来筹备,他说自己特别爱看历史书籍,经常去古玩市场淘货,也非常了解家具的历史。

一个道具需要20天打磨

不断充实自我,是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,石茂林认为做道具要坚持从无到有,从粗到细,意思是先有道具不耽误拍摄,再继续努力做细。

根据作品的不同需要,道具组的人数通常在几十人到几百人不等。王水利表示,人数多少取决于道具数量和场景大小。例如他正在任职的大场面战争片《八百壮士》的道具团队有150人左右,剧组设置了将近4000平方米的制作车间,漆工、木工、雕刻工、电焊工、车床工等,分工也特别细。但相较之下,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的道具组则只有50余人,“因为《寻龙诀》的道具量没有那么大,只是要求了细节。”

道具师石茂林

“拿到一张图纸加工时,我们可能先让雕刻工给我们雕一个模具出来,然后我们再在模具上改,改了之后再每个部门分段制作,最后再做融合。《寻龙诀》里的金刚伞,我们用了一个半月制作。一般的道具即便赶时间,也需要半个月到20天打磨。”

道具师的工作细微也复杂,接触的部门很多,回顾四十余载的职业生涯,石茂林给自己定下的工作准则就是简单一句话:不要误事。

4

灯光师陈亚光

道具制作流程

灯光师陈亚光谈起电影《老井》同样深有感触。令他最为印象深刻的是,影片拍摄前期,所有主创人员每晚都要坐在一起讨论小说和剧本,一讨论就是两个多小时,准备工作很充分。

提前数月拿到剧本熟读,了解故事背景和设计元素

他说当时灯光组就六个人,人手紧缺,设备也非常简陋,在农村拍戏,电压常常不稳定,但发电机又不是低噪声的,这些都是当时灯光组要克服的困难。

去博物馆、网上、国外找资料

《老井》不仅是张艺谋主演的第一部电影,他也担任该片的联合摄影师,陈亚光说张艺谋对布光的要求很简单,就是要追求现实和自然。

和导演、美术指导沟通

《老井》这场戏的灯光运用,被电影评论家称赞为现实主义手法

在生活中先找到实物,因为道具不能是完全没有见过的,应该是隐隐约约观众看过的东西

片中有一场男女主角在床头商量给孩子起名的戏,令陈亚光记忆犹新,他回忆道,拍摄时,顶上只吊了一盏650瓦的灯,把周围挡掉,再加上窗外一点点月光的颜色。我记得当时电影评论家还专门评价过这场戏的灯光运用,说是现实主义的手法。

现实中没有的道具,需要考证后再加工,也会通过后期、特效等各方面的制作,让它更加真实

电影《老井》的外景拍摄不使用反光板,以追求人物的粗犷感

道具放在样板间里,导演、美术指导、演员审核

张艺谋还要求拍摄外景时尽量不要使用反光板,就顶着光拍,这样更能突显山区环境与人物的粗犷感,过去拍电影都不顶光拍,一般中午12点就收工了,下午3、4点再去拍,陈亚光认为张艺谋很有想法,也为电影美学创作带来了全新观念,他深受启发。

开机前5-10天内定下道具,再留出2-3天的调试时间,有时甚至需要重新再开发

在片场,陈亚光也会对布光献计献策,还帮忙解决了很多小问题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赫 周慧晓婉

陈亚光为解决曝光度的问题,拍摄《老井》时,在煤油灯里加了一个小灯泡

他说,当时有场戏是村里的年轻人在屋里围着油灯讨论打井,张艺谋提出不要打灯,就要一盏煤油灯的效果。我想,当时胶片感光度只有200度,曝光度肯定不够。吴天明导演还是说试一下,后来真的不行。重拍后,我就弄了一个小灯泡,放在煤油灯里,一点点控制它的亮度。

我尊重现实,还原现实,也会根据不同的场景,以现实为基础再进行加工,弄得更加漂亮。

《老井》的灯光经验让陈亚光受益匪浅,之后他还陆续参与了张彻导演的《江湖奇兵》、黄建新的《红灯停,绿灯行》以及周晓文的《关于爱的故事》等影片。

陈亚光

谈及这份工作,陈亚光坦言也会有累的时候,特别是以前要扛苏联进口的碳晶灯,一个灯头就有200多公斤,有时候拍戏遇到刮风下雨,还得扛着灯具在淤泥里行走。

但他也坚定地说,电影行业必须要有灯光师这个职业,不要怕被大众忽略,因为只要你做得好,就绝对不会被别人忽视。

:从《黑炮事件》《红高粱》起步,他是黄建新导演的御用录音师

文/柯诺 图/杨楠 吴沅珂 视频/任杰